banner1
banner2

(2018)粤0513刑初647号刑事判决书故意伤害发布时间:

广东省万博苹果版app闪退怎么解决6_在万博 app提款玩家多_有没有像万博一样的APP

刑事判决书

 

(2018)粤0513刑初647号

 

公诉机关汕头市潮阳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张朝鑫(外号“酷头”),男,1987年3月9日出生于广东省汕头市,汉族,小学文化,住汕头市潮阳区。因涉嫌犯故意伤害罪于2018年6月25日被刑事拘留,同年7月28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汕头市潮阳区看守所。

指定辩护人蔡妍,系广东东沙律师事务所律师。

汕头市潮阳区人民检察院以潮阳检诉刑诉[2018]565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张朝鑫犯故意伤害罪,于2018年10月12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汕头市潮阳区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张春林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张朝鑫及其指定辩护人蔡妍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汕头市潮阳区人民检察院指控,2016年12月24日23时许,被告人张朝鑫与同案人张伟鑫、张晓伟(另案处理)及被害人张某1等人在潮阳区谷饶镇华光村前进路尚某酒吧喝酒时,因同案人张某3摔破酒杯,飞溅的玻璃划伤了被害人张某1的手。至25日凌晨2时许,被害人张某1与同案人张某3又因此事发生争吵、扭打,被告人张朝鑫、同案人张某4伟见状上前一起对被害人张某1进行殴打,致其头部、面部等处受伤。经鉴定,被害人张某1的损伤程度为轻伤二级。

公诉机关针对上述指控的犯罪事实,当庭宣读出示了被害人张某1的陈述及辨认笔录,证人张某2、许某、郭某1、郭某2、郭某3的证言及辨认笔录,证人李某、陈某的证言,被告人张朝鑫的供述及辨认笔录,受案登记表和抓获经过,现场勘验笔录、刑事照片,法医学活体检验报告书及补充报告书,谷某1派出所出具的证明,在逃人员登记表和户籍证明等证据。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张朝鑫的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提请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处。

被告人张朝鑫对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作了供认,并当庭自愿认罪。

指定辩护人提出本案起因系其他同案人与被害人矛盾所引起,被害人的伤势是其他同案人的行为造成,被告人的主观恶性较小,犯罪情节较轻,且没有前科,又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和当庭自愿认罪,请求对被告人从轻处罚并适用缓刑等辩护意见。

经审理查明,2016年12月24日23时许,被告人张朝鑫与同案人张某鑫、张某伟(另案处理)及被害人张某1等人在汕头市潮阳区谷饶镇华光村前进路尚某酒吧喝酒时,因同案人张某5鑫摔破酒杯,飞溅的玻璃划伤了被害人张某1的手。至25日凌晨2时许,被害人张某1与同案人张某5鑫又因此事发生争吵、扭打,被告人张朝鑫、同案人张某5伟见状上前一起对被害人张某1进行殴打,致其头部、面部等处受伤。经鉴定,被害人张某1的损伤程度为轻伤二级。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交的以下证据证明:

1、被害人张某1的陈述及辨认笔录,证明2016年12月24日23时他跟朋友郭某1等人及小孩在谷某1镇前进路尚某酒吧里喝酒。至25日1时多,张某3带着一名女子和两个男子(张某4伟、张朝鑫)来到酒吧里跟他们一起喝酒。至2时多,张某3跟其带来的那名女子发生了争吵后把杯子摔破,他被杯子的玻璃碎片弄伤了手指在流血,在他们所有人走出酒吧门口时,他与张某3发生了争吵,他被人劝回酒吧里,而张某3就在酒吧门口的右侧楼梯口辱骂他,他再次走出酒吧门口与张某3理论。在理论时双方互相推拉了一下,张某3带来的那两名男子张某4伟和张朝鑫(外号酷头)站在他们旁边,那两名男子见状向他围了上来并跟张某3一起来殴打他,后来他们被人劝开后,他的头部及左大腿受伤流血,被人送到医院治疗。并对张某3、张某4伟和被告人张朝鑫的相片辨认无误。

2、证人李某的证言,证明2016年12月25日凌晨2时多,她正好在谷某1镇前进路尚某酒吧门口,看到有两个身材一高一胖的男子从酒吧里面走出来,还有几个男几个女跟在他们旁边,高个男子跟身材胖的男子争吵起来,这两名男子是本地人,吵着吵着就要打起来,最后被人劝拦了,高个男子被人劝拉到酒吧里面,身材胖的男子没有离开还是坐在酒吧门口打电话。过了一会,高个男子又从酒吧里走出来,然后又跟身材胖的男子争吵了起来,接着双方动手打起架来,后被跟在他们旁边的那几个人劝开。她看见高个男子的脸部都是血,后来被其朋友送去医院。

3、证人张某2的证言及辨认笔录,证明他是谷某1镇前进路尚某酒吧的销售经理。2016年12月22日凌晨2时多,他在尚某门口接待酒吧的客人,看到在尚某酒吧喝酒的两名身材一高一胖的男子从酒吧门口一前一后走出来,身材偏胖男子的名字叫张某3,身材高个的他不认识,高个男子举起手指在流血的左手跟张某3说,其请张某3喝酒还被张某3打,两人在门口争吵起来后就要打架,张某3被他的朋友劝拦住,他把高个男子劝拉到酒吧里的收银台边上要找止血贴给其包扎在流血的左手指,高个男子突然把他推开后冲出去酒吧门口,等他追了出去,高个男子已经跟张某3打了起来。当时现场有很多人在劝架,大概过了两分钟左右,高个男子和张某3两人被劝开后,他只看见高个男子脸部都是血坐在地上,他过去帮忙扶起高个男子,然后高个男子叫了一个女性朋友开车送他去医院。并对同案人张某3和被害人张某1的相片辨认无误。

4、证人陈某的证言,证明他是尚某酒吧的保安。2016年12月25日凌晨2时多,他正在尚某酒吧门口看守酒吧客人的车辆时,看到身材一高一胖的两名男子从酒吧走出来,他们旁边还跟着几名男中年人,然后不知道因为什么事吵架,吵着吵着就要打架,但是被旁边的人劝拦开了,身材偏胖的男子在门口打电话没有离开,高个男子被人劝拉回酒吧里面。过了一会,高个男子从酒吧里走出来又跟身材偏胖的男子吵架,后动手打起架来了,他们两个的手上都拿着一部手机在互砸,旁边有人在围观,也有人在劝架,他们两个被人劝后,高个男子的脸部流血坐在地上,身材偏胖的男子被人劝开后离开,后来高个男子被人送往医院治疗。

5、证人许某的证言及辨认笔录,证明2016年12月24日23时多,张某1打电话叫她去谷某1镇前进路尚某酒吧喝酒,后她跟朋友郭某1一起去尚某酒吧跟张某1喝酒,郭某1在25日12时多就先离开了。至25日1时30分左右,张某3带着两男两女来到她们的吧台喝酒,其中有一个女的是张某3的妻子,其他人她不认识。他们继续喝了大概一小时左右,张某3不知道因为什么事要跟酒吧的工作人员闹事,张某3的妻子把他劝回来,张某3因此跟他的妻子争吵起来,拿起一个酒杯往吧台的桌上砸,杯子破碎后将张某1的左手手指划伤流血,他们一起喝酒的人就不欢而散。他们先后走出酒吧门口,张某1跟张某3说请他喝酒还要被打,两人争吵起来要打架,但是被他们一起喝酒的人劝拦开了。她看没什么就返回酒吧里拿东西准备离开,待她到门口时,看到张某1的脸上都是血,被酒吧的经理扶着,她上前了解到是张某1和张某3两人在她进去酒吧拿东西时打起来,然后她打电话叫朋友郭某1开车来将张某1送往医院治疗。并对同案人张某3的相片辨认无误。

6、证人郭某1的证言,证明2016年12月24日23时多,许某叫她跟其一起去到谷某1镇前进路尚某酒吧和张某1喝酒,她们过去张某1的吧台喝酒喝到25日12时,她因为有事就先离开了。至2时多她接到许某的电话说张某1被人殴打,让她开车去尚某酒吧门口载张某1。她驾驶轿车到了尚某酒吧门口,看到张某3被人劝拦在旁边,张某1在一旁被酒吧经理劝拦拉回到酒吧里,张某1的手在流血。张某1跟她说其手是被张某3用酒杯砸到的,她劝说了几句也进入到酒吧里拿东西准备要载张某1去医院。过了一会她在酒吧里没有看到张某1,马上跑到外面去找,在门口发现张某1已经躺在地上,头部在流血,张某3还要去打张某1但是被人劝拉开,她上前去询问情况,才知道张某1找张某3理论时被张某3及其两个朋友张某4伟和“酷头”殴打。她马上开车载着张某1去到医院治疗。并对同案人张某3、张某4伟和被告人张朝鑫的相片辨认无误。

7、证人郭某2的证言及辨认笔录,证明2016年12月24日晚11时许,她和老公张朝鑫与张某3夫妻以及张某4伟五人受郭某4邀请一起到尚某酒吧喝酒,与她们一起喝酒的还有郭某4的一名男性朋友和一名女性朋友。后来张某4伟想上酒吧的舞台跳舞被酒吧保安拦住带到保安室。期间张某3与尚某酒吧的保安发生争执,后张某3被他老婆张某4仪拉到楼下停车场出入口的楼梯旁,郭某4的男性朋友冲过来打张某3,张朝鑫及张某4伟上前与张某3朝郭某4的男性朋友推拉并将其推倒在地,张某3也一起摔倒在地,张某3站起来后用随身携带的小刀割到郭某4男性朋友的头部,张某3被张朝鑫、张某4仪拉开,拉开后张某3又用小刀朝该男子的右大腿刺去一刀,随后张某4伟驾驶摩托车将张某3、张朝鑫带离现场,她与张某4仪、郭某4开小车将该男子送到民生医院治疗。过程中张朝鑫只用拳头击打郭某4男性朋友的腹部并参与将他推倒在地。并对同案人张某3、张某4伟和被害人张某1的相片辨认无误。

8、证人郭某4的证言及辨认笔录,证明2016年12月24日23时多,她与张某1、郭某1、张某3以及张某3的妻子一同在谷某1镇前进路尚某酒吧喝酒,郭某1在25日12时多就先行离开,她继续跟张某1他们一起在酒吧喝酒。过了一会她上洗手间去,出来后看到张某3夫妇从舞池上来并在争吵,张某4伟因为自己的事被内部人员带走,她跟着尚某内部人员一同在办公室了解情况,等她从办公室走出来,郭某1说门口有人在殴打张某1,于是她赶紧走到门口,看到张某1被张某3、张某4伟和“酷头”三个人殴打,张某3手里有拿着东西。有人说张某1受伤很严重,得赶紧送到医院,于是她叫上郭某1开车送张某1前往潮南区民生医院接受治疗。并对同案人张某3、张某4伟和被告人张朝鑫的相片辨认无误。

9、被告人张朝鑫的供述及辨认笔录,证明2016年12月24日22时许他和妻子郭某2、张某3夫妻及张某4伟(外号叫“鹅仔”)一共五人到谷某1一烧烤店吃烧烤。至25日凌晨零点左右,张某3夫妻接到郭某4的电话和微信叫他们到尚某酒吧喝酒。张某3叫他们一起过去凑一下。他们来到尚某酒吧二楼的时候,大概有十人坐在一卡座喝酒。过了一会,尚某酒吧舞台的表演节目刚好表演完毕,张某4伟跳上舞台要跳舞,被尚某酒吧内保人员阻止并带到保安室,他与郭某4跟在后面到保安室,向保安人员解释张某4伟是酒喝多了并担保他出来,出来后看见张某3在酒吧二楼的平台上与一男子发生口角并相互推打,保安人员及对方那个男子(张某1)的朋友一起参与劝阻,后该男子被劝阻回酒吧。张某3在二楼的楼梯口继续辱骂该男子,该男子听后冲出来与张某3再次发生推打,他与张某4伟及郭某4等人进行劝阻,该男子与张某3从二楼推拉到楼下停车场出入口附近时,双方对打起来,他上前与张某4伟一起将该男子推倒在地,该男子从地上站起来后,被张某3用脚踹了一脚,该男子与他们三人打架,又被他们推打倒在地上,当时他们四人就一起扭打在地上。不一会儿,他与张某3、张某4伟三人从地上站起来,张某3朝该男子拳打脚踢,他把张某3拉开,随后张某4伟驾驶摩托车载他与张某3离开。之后他打电话给他妻子,他妻子对他说“你们要死了,你们打这名男子,伤到脸部及脚到处流血,我现在与张某3的老婆及郭某4等人驾驶小汽车将该男子送往民生医院检查治疗”。张某3平时及当晚身上都有携带一把装饰刀具,装饰在腰带上,材质是不锈钢的,当晚案发后,他与张某3回到他家里时,张某3对他说:“刚才用这把小刀子刺了张某1两下”,所以他才确定对方张某1身上的刀伤是张某3造成的。并对同案人张某3、张某4伟的相片辨认无误。

10、受案登记表和抓获经过,证明张某1于2016年12月25日5时31分向公安机关报警的情况。2018年6月25日上午9时许,公安机关根据线索在谷饶镇上堡居委谷贵路上堡段60号张朝鑫家里三楼将网上通缉人员张朝鑫抓获。

11、现场勘验笔录和刑事照片,证明公安机关到汕头市潮阳区谷某1镇华光前进路尚某酒吧门口的案发现场进行勘验检查,并对现场进行拍照和现场视频截图的情况。

12、法医学活体检验鉴定书和补充鉴定书,证明被害人张某1所受损伤符合被锐器作用所致,体表检查见头部、面部、右肘及左大腿创口存在,头皮创口长度超过8厘米,面部创口长度达4.5厘米,左髋关节前屈稍受限,医院检查肌电生理示其考虑左侧腓总审计损伤的电生理表现,左髋关节功能丧失未达50%,其损伤程度未达重伤,为轻伤二级。

13谷某1派出所出具的证明,证明经查询,尚未发现被告人张朝鑫有犯罪前科。

14、在逃人员登记表,证明同案人张某4伟、张某3因本案被上网追逃的情况。

15.、户籍证明,证明被告人张朝鑫于1987年3月9日出生。

上述证据,均经当庭质证核实,对能够相互印证部分,本院予以确认,作为定案的依据。

本院认为,被告人张朝鑫无视国家法律,结伙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人轻伤二级,侵犯公民的人身权利,其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属共同犯罪。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张朝鑫犯故意伤害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的罪名成立。指定辩护人提出的辩护意见,本院综合评判如下:1、提出被害人的伤势是其他同案人的行为所造成,被告人的主观恶性较小的辩护意见缺乏依据,本院不予采纳。理由是本案属普通共同犯罪,被告人张朝鑫与同案人的共同行为造成了被害人轻伤二级的后果,被告人应对全案结果负责;2、提出对被告人适用缓刑的意见,因被告人等人至今尚未履行赔偿义务,不符合宣告缓刑的条件,故对该意见也不予采纳;3、提出对被告人没有前科,能如实供述并当庭自愿认罪,要求给予从轻处罚的意见,经查有一定事实和法律依据,可予采纳。鉴于被告人张朝鑫到案后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并当庭自愿认罪,故依法可予从轻处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一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和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的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人张朝鑫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四个月。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8年6月25日起至2019年10月24日止。)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广东省汕头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  判  长  陈科云

审  判  员  林育珊

人民陪审员  潘文炎

 

 

二○一八年十二月七日

 

 

书  记  员  赵佳娜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二百三十四条 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犯前款罪,致人重伤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致人死亡或者以特别残忍手段致人重伤造成严重残疾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本法另有规定的,依照规定。

第二十五条 共同犯罪是指二人以上共同故意犯罪。

二人以上共同过失犯罪,不以共同犯罪论处;应当负刑事责任的,按照他们所犯的罪分别处罚。

第六十七条 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中,犯罪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

被采取强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正在服刑的罪犯,如实供述司法机关还未掌握的本人其他罪行的,以自首论。

犯罪嫌疑人虽不具有前两款规定的自首情节,但是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从轻处罚;因其如实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别严重后果发生的,可以减轻处罚。

 

 


分享到:
??